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冬季的夜裡 我想起了你 白雪仍舊飛 就像你的美 從前我有你做伴 時間不再過的慢 閃亮眼珠不停轉 你的語調我已習慣 你的淚水落在我心房 記憶又使我迷茫 我不斷地在回想 最後你我的劇場 我聽見泉水溢出的聲音 就像我的心 在冬季的夜晚凍結成冰 我看見童話結局的風景 就像你的心 在愛的故事裡等待證明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說有一種無趾鳥,飛在風裡,睡在雲裡,吃在天空裡,著地的那一天,就是它生命結束的那一天。  從此,我喜歡上了這隻鳥,一如把希望寄托在文學的牧歌聲裡。我從來為著這無趾鳥奔跑,在靈魂的夢中。就算千年,勇往直前。 一晃蕩,十年過去。十年一見。  竟發現從沒如此這般散漫自己,我從暈暈沉沉的睡夢醒來,張開眼睛,屋內只有我自己,還有一張不足一米高的破方桌。  看不見繁華傷夢,那麼,我是醒了,徹底地醒了。 每次清醒,記憶又催促著我,像在奔流錯亂的街頭中心,一個小孩一次又一次地目睹車流從身邊串過,而狂叫出來的驚悸。  我閉上眼睛,文學、書法、繪畫、設計、音樂……那些不確切的藝術臉孔,游離著似笑非笑的表情。依我在二十二歲的年齡,假如文學成了生命的唯一,它僅是一段回憶,左右不了夙命可得到的其他。  權且讓我安妥自己,再夢一回無趾鳥吧!?  打開臨街的窗戶,才半天工夫,已舌燥唇乾,雙眼發腫,憔悴不堪,忘了身在何處。  是的,是該走出去了。  往日企羨的大學校園,幾個角落擁擠著幾個學生,手裡拿著一本教科書,巋然不動,連同跋扈的朗誦聲,出賣了自己;換成我,我絕然達不到如此高的境界。我為我默哀。這默哀因有很多人與我論說,所以,我也敢堂而皇之躲進申保箱先生值班室篤志作文。  已經有幾天沒去上課,教授肯定在心裡惦念我了,但我真又不想輕易囚禁自己,做不喜歡做的事,青春是人最好的資本啊!  有這樣的思想,作為現實生活中的一個人來說,我知道是不遜的兆頭。事實也真如此,一個禮拜下來,連page maker都不會操作了,我勉強選了一張寸照,算是畢業前對自己的告慰,上附近的照相館沖洗,主人問我叫什麼名字;“我姓施”。我說,盡量不想吐出後面那個字  “全名”主人又問。  “施?”。  這時,馬上有人注意到我了。  “你就是施?呀!久仰大名。”一個學生說。  我臉燒如炭,然愈是這樣,別人還以為我的謙遜。其實,我有什麼資格謙遜呢?  曾有一度,我經常被拽著參加某個活動,大小都得為其講上一席話,我的苦楚難言是不能通過面部表情標榜出來的,我深知自己是個和平凡人一樣平凡的小角色,充當門面,只怕還得再混二十年,甚至更長時間。  我寫了“一線天文學社”六個大字的牌匾,奮鬥營造的一切,稀里嘩啦都打碎了,只剩下一具軀殼和精神上中了病毒的我。  一個朋友自豪的告訴我,他現在跑到食堂,找十個人詢問,有八個人知道我的名字。  “是嗎?就像十個人中有八個人知道鱉的另一個名字叫王八一樣。”我苦笑。  朋友也笑。  但我又是幸運的,當所有人都在寫著、叫著、罵著“施?”的時候,我的最親信的教授們,是在快到大三那年才深信,我就是“施?”,而且有先見之明的預料到我哪天要出書,提前聲明於我;屆時送她兩本,不忘加一句,其中一本是給她兒子看。  這個時候,我開始籌劃這本書了。  要寫下所有,確實是件不易的事,而我屋裡已沒有供我寫書的桌案,我整理了從一九九六年到二零零五年的所有手稿,不論好壞,挑了六十餘篇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單就藝術水準來說,良莠不齊,絕過不了我現在的眼,好在,我並不想把這本書當成最終的代表作,有且能代表我當時風格,就算語言嫩幼,哪怕單純,還是選上了。餘下部分,我力戒以往的風格,以其詩歌的語言,小說的情節演進融入散文,創造自己的藝術特色,也終成了我現在乃至今後的文學追求。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我徹底躲進了申保箱先生寓所。申先生是一位散文作家,待人十分熱情,每天為我沏茶做飯,共談天下,偶爾,又揮毫潑墨,吟詩對賦,其樂融融。  房子雖在一樓,也常有人相往來,那個特殊的座位,卻總能夠使我靜下心來,專心作文,友人來訪,瑣聚斗室,又頗有陋室銘之“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之境。後來,乾脆就成了我的會友私所。這一切,莫不感謝申先生的賜予。  乙酉年的最後幾天,我要回家鄉湖南祁東度春節,為了一份赤子之情的相聚,走時,我寫下一幅斗方書法贈申先生以示感謝,哪怕不是感謝,是報答。  我也不確切還有別的理由暗示我回去,最末,我也帶了所有文稿,很不幸的是,正月初三,因在寫完《前塵往事》《月神》兩篇文章後,忘了關窗,被風吹走,再沒找見。過後,我曾與家人自嘲說,老天都愛看我的作品,想必日後一定會很有文緣。  家人當然不知道,“施?”這兩個字比我本人更吃香,更被別人更多次的寫著、叫著、罵著。我也只是在再沒找到那兩篇文章後,整天在地上用水塗字,有人看見,許或是覺出我得了什麼怪症,請來醫生替我把脈,我跟醫生調侃了一大堆有關中醫的理論,還給他開了副中藥,他呆望著我,就好似不在這個世界上似的漠然。臨來北京前,我一直忘不了兩位尊敬的恩師,便在上火車前,返回縣教育局。充原老師,周延華老師正安然地忙碌,我的眼淚乾澀,又強忍不住內心的撕扯,一個是曾經引導我走上文學之路的人,一個是有恩萬分,又永遠在心頭傷感的人,如是一面,又要分離,不免惆悵深沉。  回到北京,文章已基本作完,下午,我去集市買菜,想犒勞一回自己,風很大,很冷,郵差把一大摞信放到我手裡,拆開一看,大部分是約稿函、邀請函之類,也有知我出書,詢問購買之事,我也恍然驚厥,確實很長時間沒有投稿,只是,有人消息竟比千里眼、順風耳還靈通,要來購書,不免讓我為難,越發覺得對不起他們,我的貿然與輕率,促使我把書稿,先後拿給了著名散文家林非都對我非常之熱情,都有著不一的見解,並分別給出了十分珍貴的建議,他們的褒貶直言,使我狠下決心擺脫一切,重又審視自己。雖然,我從不敢奢望這本書到底會不會受人喜歡,但我起碼得完成它,不為三位老師的期望與鼓勵,也為著對讀者的責任。  這樣,我又躲回了申保箱先生寓所,抑或哪間正空置的教室,進行長達半個月的修改善後工作,為不使思路中斷,常常餓著肚子,從早上持續到下午五點,不幾天,胃痛又犯,只好置身去外面買幾個餅,一邊吃一邊看。  後來,人就漸漸多起來。過來問出書之事,問文學之事,問做人管理之事,問辦刊演講之事,問書法繪畫之事……漸漸多起來,彷彿,我真被當神仙一樣敬奉著,什麼都懂。  再後來,就有人向我索求書法、繪畫,是朋友倒好說,有莫名上門的,就說拿錢買,真讓人哭笑不得。在這一切緩和過去,朋友馮頌為我提供了電腦,一線天的很多編輯,以及其他一些好友,也不遺餘力地為我錄入文字,付出了勞動,我深表謝意。毋庸置疑,培黎為我提供了一個美好的舞台,不論是余臨常務副校長,還是徐會處長,以及默默為我奉獻的所有人,我都將永遠銘記。  於是,我帶著修改完的打印稿,請當代著名作家、詩人、《人民日報》文藝部副主任石英老師為其作序,石英老師欣然允諾,我們在辦公室裡促膝相談近三個小時。  北京的天,已經變暖,風吹得人心裡駘蕩,一片片棉絮伴著風吹進公交車廂,堆滿城隅。還有來時的雨,我攙雜在人群,人們爭相躲逃,我大義稟然地繼續前行,人們一個個諦視著我,待雨停,一看,身上竟全是星星點點的黃沙,原來,剛才下的不是雨,是黃沙啊!  北京的天就是這樣。  五一前夕,我終於修繕完了全書的最後一個步驟——裝幀設計。  對我來說,十年的文學回顧,到此,亦可告一段落,我不知道新的一年,我將如何面對生活,又將作些怎樣的文字。每每坐在桌前,昔日眷念的種種一一過思,到底給我以撥冗,又不免害怕;害怕如我九下地獄等待重生,復活後又變何物,也許只有讀者最能慰我以答覆。  假如我一直是只大雁,只為與無趾鳥同飛,千年來回,夢過幾生。何處都是我落腳的地方。 

| 14 July, 2012 | 一般 | (2 Reads)
  本協會擬發展一批會員   擇優秀細挑選嚴格把關   是「吹爺」、「吹術」高才可入會   不限其名和姓職業藉貫   「大吹爺」、「小吹爺」一視同仁   「男吹爺」、「女吹爺」公正無偏   宗旨是為弘揚吹牛藝技   常切磋如何吹吹出尖端   看怎能把螞蟻吹成大象   看怎能把沙粒吹成泰山   看怎能把傻妮吹成西施   看怎能把八戒吹成潘安   看怎能從無中吹出富有   看怎能把小鬼吹成神仙   ……   自古道:吹牛皮從不上稅   哪怕是鼓爛腮漲破厚臉   且看他吹而優優而則仕   官嘴裡出數字數字出官   有了官有了權就有一切   權越大福越大雞犬升天   欲高昇莫錯過入會時機   過了村沒了店悔之已晚

| 8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好想和你在一起 即使自己再累再苦 自己也無怨無悔 好想和你在一起 即使自己的生命之火即將熄滅 自己也無悔無撼 好想和你在一起 即使自己再痛苦再委屈 只要你的笑容永遠那麼燦爛 自己也毫無怨言 好想和你在一起 即使自己失去現在的一切 自己也毫不在乎 好想和你在一起 即使自己面前的道路是多麼的坎坷 只要有你在我身邊 自己也會奮勇向前 好想和你在一起 即使自己只能為你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自己也會努力完成. 好想和你在一起 即使你對我不理不睬 自己也心甘情願 好想和你在一起 即使只能靜靜地看著你 自己也心滿意足 好想和你在一起 只要你永遠幸福快樂無憂無慮 就是我一生中最為愉快的事情 因為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因為自己真的在乎你 因為好想和你在一起.. 我是小賤, 如果你也喜歡文字, 請假qq:2564507290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我簡單、隨意的文字,換來了一次次目光的停留,換來了一句句溫暖的鼓勵,也真切的讓我體會到“賞識”這兩個字給生活帶來的不同。 我能感受到,為我帶來種種快樂的原因是我的真誠。我的真誠也敲開了一扇又一扇的心門,而且迎接我的同樣也是真誠。 我用文字縮寫著生活,我用真誠書寫著文字,真誠為我賺取了人間最寶貴的情感,那就是信任。 陌生的世界裡,卻有人只因為我文字的真誠,就給了我極大的信任和讚賞,我想,我是幸運的。 友善的和別人相處,也為我贏得了好人緣。 也許與生俱來的親和力,讓我同身邊的人總能夠很快的親近。第一次聽到小姑用口碑好這個詞來形容我時,當時真是種喜出望外的驚喜。我想與人相處重要的就是兩個字“實在”。 有人評價我的文字,說是文如其人。我是為人簡單,文字更簡單。我的文字真是和友人的文字不堪相比,有人稱讚我文筆好時,我都覺得是受之有愧的。但是我的文字是真誠的,這是唯一我值得炫耀的。 當我在達人的圈子裡用自己的文字曬著自己的情感、自己的生活時,我也收穫了沉甸甸的快樂!那是前所未過的快感。而且,也確實得到了一些賞識,收到了一些誠摯的邀請,有的來自圈子的管理員,有的來自創建人,我是欣喜的,也是感激的!那樣一種信任給了我一種支持。 相繼加入了一些文學社,被裡面濃濃的文字氣息所感染,幾天不去,就會覺得生活裡缺少了什麼,也因為信任,我做了兩個文學社的管理員,因為時間的緣故,幾乎是個不稱職的管理員,但是沒有人因為我忙而責怪我,沒有人因為我的文字簡單而丟棄我。所以,一次次感激的話語出現在我的文字裡。 我知道,我欠缺的東西太多太多了,缺少膽識、缺少智慧、缺少能力、缺少經驗、缺少閱歷------,但我唯獨不缺的就是——真誠! 我也知道,有很多的朋友,來看我的文字,也許就為的是我文字的那份真誠吧! 不管世態如何的變遷,我想生活裡都離不開真誠,我也始終相信,真誠將是我永遠的敲門磚! 文章來源:《為了孩子》雜誌 |GuardianUnlimited Weblog | 囡囡的花花草草 |尚濤,阿濤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殘卷 |阿米果的圖文記事本 | 沈坤——中國營銷殺手 |劉植榮部落格—飛翔的鐵塔 | 孫蕙的詩言散語 |空姐洋洋的飛人生活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清晨,漫步在拒馬河邊…… 仲春的京西旅遊勝地十渡,又靜又美,恍如仙境。高聳的東嶺山頂上,抹著一層淡淡的胭脂般的朝霞;碧空如洗的藍天上,飄散著幾絲細長的游雲。許多不知名的小鳥隱在繁茂的枝頭上,亮開歌喉,高聲啼囀,唱出一支支美妙動聽的鳥曲在空幽的山谷中迴盪,使人在新的一天的開始就油然而生出一種說不出來的振奮和喜悅。 十渡是以獨特的山景馳名,素有北方小桂林之稱。這裡的山巍峨而清秀,險峻而迷人;奇峰突起,情趣盎然。有的峰尖犀利,如同一把鋼劍直刺雲天;有的渾圓高大,猶如一隻駱駝伏身靜臥;還有的山更奇,一層嶙嶙石壁,一層絨絨綠草,青白相宜,層層疊嶂,宛如盆景,清新別緻。這裡的樹很多,大部分是柿子、核桃、杏、梨什麼的,還有一些楊槐榆柳,村落就隱在樹的深處。此時,村子上空縷縷炊煙升起,有如一條條薄而長的輕紗。 我起的很早,獨自穿過農舍,漫步在拒馬河邊。清晨的拒馬河別有興味,河面上飄蕩著淡薄的白霧,碧水潺潺,游魚爭歡,青峰倒立,水映藍天,望著眼前的一切,你就會覺得心裡的所有憂愁煩惱都彷彿被這流水沖走了,只留下清白曠達的一片冰潔。驀地,不知從什麼地方悠然飛來一陣輕柔悅耳的歌聲,如果不是“我和你纏纏綿綿翩翩飛,飛過那紅塵永相隨……”那熟悉的歌詞提醒,我還真以為是天上飄下來的仙女的妙音呢。 河邊,有幾個畫院的學生在揮筆寫生,他們一個個都像酒醉的人那樣瞇起眼,久久地觀賞審鑒著眼前的景色,握筆的手不時的舞動,彷彿有神仙在暗暗相助似的,廖廖幾筆,那眼前的山水便躍然紙上,十分的逼真。我讚歎著,生怕打擾了他們那神馳的畫思,便悄然離開了。 我繼續在河邊緩緩地走著,腦子裡細細的回味著那一幅幅秀麗的山水畫,這畫又引起了我漫無邊際的遐想。是啊,如今,我們每一個人不都是在揮筆做畫嗎?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生命之筆在人生的旅途上勾畫著自己的生活,留下自己的印記。有的人將自己全部的血液凝成一點桃紅,為畫卷增添一朵小花;有的人將自己的汗水聚成一抹淡青,在畫捲上勾出一絲細柳;有的人將自己化成一座挺拔的山,貼在畫卷的一角;還有的人將自己融成一汪細細的涓流,在畫卷的一邊穿流而過,豐富著自己絢麗多彩的人生…… 想到這裡,口中不禁喃喃念出幾句小詩: 青山傍綠水, 峰巒峽谷深; 錦繡山河壯, 宏卷日日新。 文章來源:初吻的記憶 |神聖午睡的BLOG | Roadblog |雲中漫舞BLOG | 王開的部落格 |戚廣崇的BLOG | Consumer Electronic Show blog |明鴻齋 | 龔鵬程的BLOG |柯雲路的部落格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一天,郵局來了一位先生要寄東西,問郵遞員有沒有精緻、堅固的包裝盒。郵遞員說:「您要寄貴重物品嗎?」他連忙說:「是的、是的,貴重物品。」郵遞員給了他一個精緻的木盒子,他拿過那盒子,左看右看,似乎是在測試它的舒適度,最後,他滿意地朝郵遞員點了點頭。   接下來,他從衣袋裡掏出了所謂的「貴重物品」,就是一顆紅色的、壓得扁扁的塑料「心」!只見他撥下氣嘴上的塞子,擠淨裡面的空氣,然後憋足氣,一下子吹鼓了那顆「心」。那顆「心」放進盒子,大小正合適。   此情此景,郵遞員強忍住笑說:「其實,您大可不必這麼誇張地郵寄你的物品,我來給您稱一下這顆「心」 的重量。喏,才65克,您把氣放掉,放進牛皮紙信封裡,寄個掛號信不就行了嗎?」   那位先生驚訝地看著郵遞員,說:「你是真的不懂嗎?我和戀人天各一方,彼此忍受著難熬的相思之苦,她需要我的聲音,也需要我的氣息。我送給她的禮物是一縷呼吸,一縷從我的胸腔裡呼出的保真的呼吸,應該說,我寄的東西根本就沒有份量,這個65克重的塑料心和這個幾百克重的木盒子,都不過是我的禮物的包裝呀。」 ……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過去一年,由於股市大幅走低,信託理財逐漸成為市場熱點。但是,銀行理財專家提醒,投資者在購買信託理財產品時,盡量選擇資金實力強、誠信度高、資產狀況良好和歷史業績好的信託公司,關注以下幾個問題。   一看信託產品的盈利前景。目前市場上的信託產品大多為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即事先確定信託資金的具體投向。因此,投資者在購買信託理財產品時要關注信託項目的好壞,如信託項目所處的行業、運作過程中現金流是否穩定可靠、項目投產後是否有廣闊的市場前景和銷路。這些都隱含著信託項目的成功率,關係著投資者的本金及收益是否能夠到期按時獲取。   二看信託項目的擔保情況。有銀行擔保或銀行承諾後續貸款的信託項目,其安全係數會高於一般信託項目,當然其收益會相對低一些。此外,對於有擔保的信託項目,投資者不能只看擔保方的資產規模,而要看擔保方的資產負債比例、利潤率、現金流和企業的可持續發展等因素。   三看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總體而言,投資於房地產、股票市場的信託項目風險略高,但其收益也相對較高;而投資於能源、電力等基礎設施的信託項目比較穩定,現金流量明確,安全性好但收益相對較低。因此,對於有養老需求或者是為子女籌備教育金的投資者,最好購買低風險、收益適中的信託產品;另外,在當前股市持續震盪的背景下,投資者最好不要購買證券投資類的信託產品。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納米技術領域,沒有什麼能夠比納米管更為人熟知了。專家相信,這些由一個分子厚的薄層構成的小管子,有朝一日能夠在從超級堅固的噴氣發動機到癌症治療的方方面面發揮重要作用。如今,研究人員認為他們已經找到了一個方法,能夠大量製造一類更為神奇的納米管,從而產生更加令人難忘的效用。 研究人員早就能夠利用碳合成納米管,但他們從未放棄用氮化硼製造納米管的努力。這兩者具有相同的強度,但是氮化硼納米管(BNNTs)所能夠承受的高溫達到了碳納米管的兩倍,即在800攝氏度甚至更高的溫度下依然能夠使用。迄今為止,科學家只能夠生產出1微米長的高質量納米管;較長的納米管則會因為晶狀結構而出現很多小孔。 在《納米技術》雜誌於12月16日發表的一篇論文中,一個材料科學家研究小組描述了一種能夠大量生產的、高質量的、均勻的晶狀BNNTs:每段纖維的長度足以紡成容易使用的纖維線。為了實現這一目標,研究人員用一束激光瞄準了填充了氮的一個腔室中的一塊硼(他們最初使用的是紅外線激光,但是這項技術經過改進後使用了常規的焊接激光)。這便產生了一股向上噴發的硼氣柱。研究人員隨後將一根冷凍的金屬絲插入這種氣體,從而使其冷卻下來,並形成了液態小滴。最終,這些小滴與氮結合在一起從而形成了BNNTs。研究小組成員之一、美國宇航局(NASA)宇宙航空科學家Michael Smith表示:「這就像一台發動機中的『燃料——空氣——點火』過程。這一反應非常激烈,僅僅在幾毫秒內便能夠形成很長的納米管。」 這一爆炸反應能夠迅速產生大量看起來像棉花糖堆一樣的高質量的BNNTs——這比之前用任何方法一次得到的高質量BNNTs都要多。這些纖維表現出了所有重要的屬性:強度、壓電作用、傳導性以及在高溫下的穩定性——這也是BNNTs之所以受追捧的主要原因。並且生產這些BNNTs所用的方法能夠用於商業材料和工具的製造。 成功製造大量廉價的納米管為研製更輕更快的車體結構、可以負擔得起的空間飛行器,以及超輕型裝甲敞開了一扇大門。通過黏附在腫瘤上,有針對性地吸收中子束,並產生局部阿爾法輻射來消滅癌症,BNNTs能夠用來精確打擊癌細胞。 NASA工程師Dennis Bushnell表示:「這是材料革命的一個開端。」Bushnell很希望BNNTs能夠用於空間飛行器的研製工作。他說,人們通常認為生產高質量碳納米管要比生產高質量BNNTs容易得多,但是這種簡單的新方法或許能夠改變這種想法,並且讓納米管能夠更快地投入更多應用。Bushnell指出:「到處都在討論節省能源,而新技術會使許多產品變得更輕,同時也有望更便宜。」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